第69章 叛徒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小樣兒別裝了第69章 叛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原來,那道士不僅是個江湖騙子,還是個自作聰明的江湖騙子,他似乎覺得把孟蕓也和那女嬰一個操作方法用火燒了會顯得自己技術單調,竟想到個把她千刀萬剮挖眼拔舌后再埋到七綠山上,用一堆符咒鎮壓的法子,當然,這一番復雜操作下來,江湖騙子又能多賺一筆了。

  而也正因如此,孟蕓的魂魄在巨大怨念作用下,吸取山間怨氣和天地精華,竟用百年時間將魂魄融于大山,時不時作點兒祟折騰折騰七綠村民,于是便有了孟姬的傳說,七綠山改稱了孟姬山,七綠村也改名為泣女村。

  然而,七綠村后人企圖以改名之法換得孟蕓魂魄安息不再作祟純屬癡心妄想,孟蕓依然常常作怪,一會兒降下一場暴風雨,一會兒安排一個小地震,然而后來許多年,她修為并未極速提升,也只能做做怪而已,卻從未奪人性命。

  直到某一天,這位山鬼孟姬突然開竅了,想到一個通過聚集眾人力量幫助自己提升法力增強破壞力的方法——蠱惑與她有類似經歷的人們共同參與到她的復仇計劃。

  “你是從哪里找來這些信徒的?”

  “浩瀚神州。”孟蕓繼續得意洋洋,“我還不能化形的那段時間,通過夢境或催眠,在浩瀚神州各地找到了和我一樣的可憐人,一共五十個,逐漸把他們變成我的信徒,我教給他們方法,讓他們一起幫我,并承諾只要他們幫了我,我便會幫助他們除掉仇人。”

  江童嘖嘖搖頭,“可這幫人已經死了,你明明只想報復村民,卻害了你的信徒和許多正派修士,你還真是很搞笑啊。”

  孟蕓一張血口又向上勾了勾,“我的信徒是自愿犧牲的,我讓他們先解決那些修士仙師省得那幫人壞我大事,可惜其中出了一個叛徒……”

  江童對于她多次提到的叛徒毫無興趣,她忙問孟蕓:“泣女村村民如何了?”

  “哈哈哈哈……”孟蕓得意道:“全死光了!暴風把他們卷進山中裂崖,我早就把他們夾成肉泥了!”

  江童輕輕吸氣,隨即爬起來轉身欲奔,她得趕緊去找江琪。

  孟蕓叫住她:“你不加入我嗎?和我一起,一起復仇!你幫我去替我的信徒們報仇,我幫你報仇!你想要誰先死?月桃?魯琛?霜華?還是青吾?!”

  “誰也不必死!”江童頓了頓,忽然回過頭,道:“你怎么認出我的?”

  孟蕓道:“我的魂魄可以四處游蕩,浩瀚神州十年前的那件事我全看在眼里,我也看見你召喚少嬰對付鳥人了,你真的應該和我在一起!”

  江童:“告辭。”

  孟蕓:“你會后悔的!”

  江童到處找江琪,結果江琪沒找到,卻遇上一個白面匪,那白面匪瘦得如一根麻桿,明明是個少年體型,看上去卻幾乎比江童還瘦,江童追著他跑了好久,那白面匪終是體力不支被她追上了。

  “白面匪?”江童拽住那人,那人拼命掙脫,力氣卻不大,江童猜測他是在昨夜的自殺式襲擊陣法中受了內傷。

  “你怎么沒被炸死?你有沒有看見一個玄鐵門女弟子?個子不高,有點胖,你看見沒有?!”

  那白面匪一怔,繃帶臉少女的聲音十分熟悉,還拼命要找江琪,他立時認出這人是誰,心中又驚又喜又害怕,道:“她……她在……那邊洞里。”

  江童只覺這人語氣頗為奇怪,一把扯下他臉上白布,霎時驚呆了!

  “憲堯……怎么回事?!你答應過我永遠不離開天極山的!”江童反手緊扣柳憲堯的兩只手腕,再扯了一根樹藤把他雙手捆住,將他往地上一摔,柳憲堯畢竟受了傷,完全招架不住,一下子跌倒在地。

  “你忘了自己寫過什么嗎?!你怎么會被孟蕓利用?!”

  江童在柳憲堯面前坐下,聲音憤怒又難過,她從福袋中抓出契約書,嘩啦啦一陣兒翻找,指著一頁紙道:“當年你答應我的!你和我一起寫的!你自己看看!”

  柳憲堯肩膀一聳一聳地低低抽泣,一句話也不說,江童給他松了綁。

  江童抬起一只手捂住臉,輕煙一嘆緩緩搖頭,隨即用食指在柳憲堯陳諾的那句話上劃了個叉,“也不知你違約的懲罰是不是已經承受過了,若還沒有,但愿我現在劃了它可以阻止懲罰。”

  其實江童覺得從柳憲堯目前的狀況來看,他已經被狠狠懲罰過了。

  柳憲堯突然止住哭泣,一把搶過江童手中契約書,也把江童承諾的那件事也劃掉了。

  “阿童,你可以拋棄我了,不會有懲罰了。”

  江童怔了怔,忽地自嘲一笑,其實先違約的是她自己,而她也早就受盡懲罰,此時與柳憲堯在這里探討先前契約簡直就是個笑話。

  “有什么話以后再說吧,我要去找江琪。”

  江童頓了頓,掃見柳憲堯腳邊翻倒的一個水袋,看了看不遠處,果然有條小溪,原來他真的是過來取水的,水袋里的水準備給誰喝不言而喻。

  江童:“是你把她安置到前面山洞的?”

  柳憲堯瘦削蒼白的面頰上還掛著淚珠,低低嗯了一聲。

  “你是為了救江琪才背叛那個孟蕓的?那混女鬼是不是要求你們能多殺一個就多殺一個?”

  “嗯……”

  江童陰郁地笑了笑,“謝謝你了,走吧。”

  洞中,江琪還在昏迷,腦袋上包著白布,應該就是柳憲堯先前臨時處理的。

  柳憲堯低聲道:“她的頭撞上了石頭。”

  江童蹲在江琪身邊默默打量她,淡淡道:“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少傾,她又問:“和她在一起的那個玄鐵門弟子呢?”

  “掉下地縫了。”

  江童眉頭微微一皺,“死了?”

  柳憲堯垂目點頭。

  江童:“你是不是故意沒救他?!”

  柳憲堯:“他掉下去后地縫就合上了。”

  江童不再糾結這個話題,郎平若掉下地縫本就必死無疑,而柳憲堯的確救不了他,就算救得了也不可能去救,他會為了自己和江琪背叛孟蕓,卻不可能為了這么個素不相識的郎平這么做。

  江童道:“現在說說吧,為什么離開天極山?怎么認識孟蕓的?”

  柳憲堯還是垂著腦袋,兩只瘦到骨節突出的手相互局促不安地揉搓著,道:“十年前,我以為你死了之后,求青吾祖師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他不理我,沒人理我,一個人也沒有……”

  江童不禁心頭一緊,握指成拳,道:“傾城難道也不理你?”

  柳憲堯道:“那段時間他也失蹤了,沒人知道他在哪兒,我等了他三個月……”

  江童疑道:“三個月?后來他回來了?”

  柳憲堯道:“回來了,我想去問他關于你的事,可是他不見我。”

  江童不可置信,“傾兄不是這樣的人……”

  柳憲堯繼續道:“他不是針對我,他誰也不見,聽說他聾了,什么也聽不見,我也是逃出來流浪后才聽說他可以讀唇語,但那之前,我以為他再也不可能回答我任何問題,所以我逃走了……”


小樣兒別裝了 http://www.suhzyv.live/html/book/63912/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大乐透新浪预测